暗尘随马去

混乱邪恶认真搞拉郎
刀糖皆可合理第一

裹起我的小被子回论坛了

2018-11-21

吃了个瓜,路人觉得很过分了,他们本圈居然觉得ojbk

我真的很讨厌艹恃才傲物人设怼读者的写手,真的天上有地上无的我还能理解,就这小粉红水准您也配?

2018-11-14

白兔记(一~三)

没有西皮。基本没考据,全员搞笑向。

剧情到谁打谁的ta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出现了。

那个白色的柔软的影子。

像月的精灵,在霜草间跳梭来去。

快来呀。

汗水把绳子浸得湿漉漉的有点磨手,他稍微松了松,又很快捏紧,生怕自己错过那个最佳时机。

他看到很远的树上,有一只手在向他示意。

……一

……二

……拉!

他猛地一拽绳子,一声闷响过后就是活物挣扎闹腾的动静,他奔过去按住那个乱跳的竹筐,往树上喊了一嗓子:

“阿恬你下来!按住之后怎么办!”

树上那个孩子赶紧往下出溜。

“别让它跑了!放着我来!”

(二)

这是一只白色的兔子...

2018-11-11

摘纪录:

“一个真正想死的人,不会再计较人们说什么,一个拿死说来说去的人,以我的经验来看并不是真的想死,而是......”
“而是什么?”
“而是还在......还在渴望爱。”
——史铁生《务虚笔记》


感谢推荐

2018-11-01

摘纪录:

凡是美的都没有家,流星,落花,萤火,最会鸣叫的蓝头红嘴绿翅膀的王母鸟,也都是没有家的。谁见过人蓄养凤凰呢?谁能束缚住月光呢?一颗流星自有它来去的方向,我有我的去处。
——沈从文


感谢推荐

2018-10-27

【想成为了朋友的话,就要做一辈子朋友应该做的事情。还要祈求对方不改变心意,这就是世界的真相。 】

摘纪录:

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,谈恋爱还没几个月就想过一辈子,交个朋友稍微对你好点就想来往一生,难怪你的怨气那么重、悲伤那么多,这都是天真的代价。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,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,靠的是共性和吸引。而不是压迫捆绑,奉承,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捆绑式的自我感动。


感谢推荐

2018-10-21

月是故乡明

突发想写,虽然中秋过了。

逃往下界的第二年,谢衣知道了每年的这一天是人们应该团圆的节日,人们分食一种叫做月饼的点心,供瓜果盘,赏月拜月,如有人不幸没能回到家中参与这个节日,大多会发一通牢骚,念叨一些思乡啊怀人的词。谢衣见过一些,那词非常酸,简直能和风琊那些怪里怪气的话相比,叫人看了捂着腮帮子也不肯再看第二遍。谢衣想到这里笑了笑,好像是为终于又找到了一个天上和底下的共同点而开心似的。

是了,流月城和凡间的差距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云泥之别了,谁是云谁是泥还有待考究。不过凡间再怎么精彩,也永远比不得流月城那永远都是皓月当空的阵势,既美且贱,日日得见。月光从矩木攀结的根系梳漏下来,银亮是缀在无边黑...

2018-09-27

两位英雄,一对恋人

不知道为啥又开始zqsg起来了

2018-09-26

迎刃

哎呀哎呀
我那个苏黎,其实一开始想写的场景是这样的。

苏万双手插在卫衣口袋里对黎簇说,左手右手选一个。
黎簇说,这么无聊的手段,黑瞎子真是误人子弟。
他点了点苏万的右手。
苏万把右手伸出来,当当!是糖。
黎簇没有笑,他把苏万的左手也拽出口袋,自己摸进去一顿乱掏,摸出一把手术刀。
黎簇用带着血丝的眼睛瞪着他。
他问,如果我选左手就是刀,对吗?你真心软,让我自己选择生还是死。
苏万轻轻把手术刀从对方手里抽出来。我只是懦弱,黎簇。
怕死的是我。
他突然笑着哭了出来,说,如果你选左手,我给你的也是糖。

盲冢时间线
苏黎两人都是绝对不会伤害对方,但是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伤害自己。可是,两个人都把伤害与否的选择权交给对方。

2018-09-21

车轱辘

其实是没有西皮的

苏万说他手上沾过血。

黎簇从烟气袅袅的热可可杯口慢慢抬起眼睛,不以为意。

哪个学医的手上不沾血?湾姐那种人,下刀还不是眼都不眨。

如果说他身边还有谁算干净人,那苏万绝对是孑遗物种一支独苗,这点黎簇还是可以确认的。吴邪凶残的日子早过了,黑瞎子好歹也算有点师德,苏万自己的背景和学历本身就是横亘在他与危险世界之间的鸿沟。

总而言之,他不信。

他更愿意相信是苏万驴他,或者是,用这一句话换取参与盲冢一事的资格。

说起来也很搞笑,前几周还是苏万替黑瞎子出了这个头,跑来找黎簇打亲友牌,俨然是要以中介人身份出道;现在黎簇被人磨得态度软和了下来,算是正式参和进了这件事之后,苏万反...

2018-09-21
1 / 18

© 暗尘随马去 | Powered by LOFTER